第66節~第70節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66)

    大麥道:算了,我以前打過你幾次電話,你開通了一個服務,就是沒接通的電話都會通過短信發送過去,如果你挖到一半有了信號,你都來不及走。太危險了,算了算了,罷了。婁梯,你有沒有什么辦法能銷毀這炸彈?

    婁梯說:有,挖出來就行。

    大麥嘆氣道:算,那就當浪費了。

    婁梯道:或者等個幾天半個月的,等沒電了,就行。

    王智安慰大家道:中國移動的信號有時好有時壞的,畢竟不是衛星電話,一定需要看到天才行,手機信號是可以穿過一定程度的混凝土的。說不定什么時候信號強了,這炸藥就炸了。

    大麥挪揄道:哦,隨機爆炸。

    王智說:對,對對。

    下午就是哈蕾的哲學課,哈蕾顯得非常緊張。當然,以哈蕾現在的正常狀態,真正是一個太不折不扣的哲學家了。大麥怕她緊張,在旁邊陪同。哈蕾不負眾望,果然很緊張。一上講臺就沒能說出話來。哈蕾望著底下的同學,說不出話來,大麥怕哈蕾緊張,自己先走開了。哈蕾翻開書又合上書,反復多次,學生們都在下面疑惑地看著,有的按捺不住,說:還是麥片老師能說話。

    哈蕾聽見這話,眼中露出兇邪的光,盯著教室的最后面看了半天,從牙齒縫里擠出兩個字道:你們……

    突然間,周圍像瞬間被抽成了真空,隔斷了聲音,平靜了幾個毫秒以后,將原本這些成倍交還給大地。辦公室劇烈地抖動了一下,有一聲仿佛來自湖底的悶響爆開,一絲強光明顯從遠處漏了出來,橫著刺透了大地,然后只看見遠處的山頭顫了一下……

    中國移動有信號了。

    所有的人都回頭看著那座突兀高聳的石山,那山震顫一下后恢復了平靜。突然,最上面的大石頭開始往下掉,接著從起爆點開始,山扭動了一下,然后又恢復了平靜。婁梯飛蹦出小樓,在操場上興奮道:爆了,爆了。

    大麥笑笑,說:不錯。山都震了一下。婁梯哈哈大笑。突然間,大地又震動了一下,山上的石頭加倍開始往下滾。山腰就像被刀攔腰切削了一般,猛地一沉,整座大山開始崩塌。

    婁梯收住了笑,觀看著天象奇觀。

    (67)

    所有的學生都癡癡地看著窗外,天空一下被巨大的灰塵遮蔽。白晝變成黑夜。山腳下的電線被全部摧毀,洪中做的備用的供電系統把操場微微點亮,所有的學生回過神來飛快地奔到了操場,大家基本上全部都齊聚在空地上了。突然間,有人聽見操場外山腳下傳來凄厲的狗叫,班長大聲喝道:體育老師,體育老師在外面。正說著,有另外一只狗的叫聲也在響起。麥片大叫道:操,它在交配。

    很快,山石的轟隆聲把在學校外面的狗叫聲掩蓋了。放眼望去,一切都是灰蒙蒙的,連青菜也早已經被埋沒在了山灰里。早知如此,還不如上次直接把它們入土為安。

    山體變形擠壓得小石塊四散進裂,遠遠地向操場飛來。大麥喊道:去我的那間木頭房子。大家弓著腰在嗆人的煙灰中到了1號木屋,大麥喊道:還缺誰,還缺誰?

    麥片大聲叫道:哈蕾。

    麥片轉身問學生:人呢?

    班長道:不知道,我們先沖了出來,老師還在教室里看窗。

    大麥一著急,要往外沖,走了一步又折了回來,進了里屋,推開床,直接沖進了地下。學生們看得目瞪口呆。

    大麥出來的出口是教學樓的樓梯間,他一腳把門踹開沖上樓,到了教室里發現人不在,又沿著走廊找了一遍,此時整個樓都在震動,墻壁上掛的名入畫像都紛紛往地上掉,大麥踩著名人的肩膀沖下了樓,此時的操場已經什么都看不見了,連呼吸都覺得困難。大麥瞇著眼沖回了樓梯間,跑回了地下,沖上木屋的時候發現外層的木頭已經被打爛了,連忙招呼道:你們趕緊下來。

    這時候,最大的震動傳來,旁邊二號術屋已經完全崩塌,透過木屋殘骸,大家驚異地發現,整座山都在朝著學校方向滑坡,就像世上最緩慢而大力的波浪一般,最前面的一層刀切豆腐一樣把圍墻整個兒吞噬。從高處落下的時侯擊打在1號術屋的頂上,不斷有木頭往下掉,木頭掉落的地方,露出了大片反射著室內詭異的燈火的玻璃狀物質,那些透明體之上,還鋪蓋著很薄的一層木頭,但都被飛來的石塊打得七零八落。

    大麥吼道:趕緊下來。

    (68)

    一行人到了地下。地下的燈適時亮起。沒顧得上仔細看機構,大家跌跌撞撞走到了一間稍大的房間。這地道挖的要比越南共產黨挖的寬大多了,看著不像是一天兩天挖出來的,還沒來得及問,房間里的燈都亮了起來。亮起燈后,大家才發現這些都是新土,還沒來得及用水泥固定。

    一條蜓蚓從上面泥土里好奇地探出頭來。

    大麥對洪中說道:把監視和通風打開吧。洪中蹲在一堆雜亂的工具里連接了半天,四臺巨小的淘汰彩電里傳來了四個方向的視頻。

    麥片問:這是哪?這什么時候挖的,我怎么不知道。

    洪中沒回頭甩下一句說:你自己看。

    麥片仔細看著視頻,發現這是學校最中心的至高點,而且四個方向覆蓋了四面。在寬大廣角的下方,一面國旗正在迎石飄揚。在最右邊可以看見,因為距離比較遠,山體崩塌到了教學樓以后就停止了,教學樓則歪斜在一邊。

    麥片自言自語道:是旗桿。一個學生插嘴道:是黑白的電視機。

    洪中生氣糾正道:是彩色的。

    巨大的灰已經掩蓋住外面世界的顏色。在地下還能聽見石頭敲打房頂的聲音。大麥在房間里忐忑不安。突然大麥起身,走到了地道另外一頭。萬和平道:在視頻里找找,他去找哈蕾了,我們去兩個人幫忙。剩下的在監視器里找找。那個誰,王智,你以前不是想當導演嗎,正好現在給你看監視器。婁梯和我走。

    正說著,萬和平突然覺得監視器里的物體開始移動了起來,定下來一看,三個角度是向著地面急劇下墜的,另外一個角度則是天空,被國旗包裹著離開藍天漸遠。終于一片黑屏。萬和平對王智說:不好意思,殺青了。那就跟我們走吧。

    (69)

    這三人來到樓梯房,他們分三個方向找去。操場上的山石灰有江南雪那么深,如果此刻下場雨攪拌一下,直接就成水泥地了。教學樓的房子已經明顯歪斜,萬和平大喊一聲:小心,樓梯沒了。

    這一聲嚇了類梯自己一跳。他抬頭一看,階梯已經被震斷層了。

    這時頂上穿來大麥的聲音:婁梯他怎么了?

    萬和平接口道:沒事。找到哈蕾沒。

    大麥的回答遲了幾秒——沒。

    這四人聚集到了已經傾斜的樓頂,看著四個角度,神情黯淡。

    而麥片帶領著學生們從地下走了出來,發現原來一號木屋已經被石頭徹底脫了木頭外套。光了,而山灰也快速沉淀下來,陽光開始刺進來,麥片揉了揉眼睛一看,至少有一分米厚的玻璃和鋼架構成了這座房子的主體。麥片看著自己和王智的明塌得只有幾厘米高的房子,憤憤地嘀咕了一句:媽的,原來給自己搭了一個陽光房啊。

    石山道:你說什么呢,12毫米以上口徑的反器材武器都穿不透這個。說著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寶貝房子。

    麥片才往前走了一步,就看見了倒下的旗桿。班級里的升旗手見狀哭了起來。麥片安慰道:沒事,你又不是解放軍戰士。咱再做一個就行了。

    雖然不見了哈蕾,但婁梯卻始終處在亢奮的狀態。他覺得可能是自己的他置放得好,造成了效果比C4炸藥還夸張的局面。當石頭向他砸來的時候,他絲毫不恐懼,真是被自己炸死,做鬼也風流。

    一切回歸平靜后,只有一張宣紙在空中飛揚。正好飛到了樓頂,大麥把宣紙抓住,展開一看,是在王智屋里的詩:

    芳草萬頃碧連天

    千里姻緣一線牽

    大麥看一眼后又把宣紙扔回了空中,嘴里念叨著:這是誰寫的對聯。

    大麥轉頭看了看在自己身后大地上的學生們,又回過身看著腳下的一片廢墟,一時不知所措。沉默半天,他對著巨石堆大喊哈蕾的名字。此刻他多么希望在石頭埋葬之處,突然閃現金色光芒,而哈蕾唱著歌緩緩升起。那她就成雅典娜了。

    (70)

    而事實上,她只是一個到處亂跑的神志不清者。學校的喇叭不知何故,響起了音樂。只是此刻沒有神經病的哀曲,精神病的頌歌都顯得沒那么好聽了。劉小力也顯得傷心不已,他終于沒忍住,對著天用哭嗓大喊一聲:狗——

    突然遠方傳來了嗚嗚聲,劉小力的兩條腿的狗艱難地向人群爬來,大家定睛一看,他們的體育老師的另外一條腿也被石頭壓壞了,現在只剩下一條腿了,它拖著自己的壞腿在地上匍甸過來。劉小力沖了過去,一把摟住自己的狗放聲大哭。

    麥片感嘆道:這可憐的狗,以前人家以為是雞,這下變成鶴了。

    一個學生問道:老師,那如果體育老師一條腿都沒有了,它變成了什么呢?

    麥片想了一想道:那就只能放在水里假裝鴨子了。學生歡快道:那就能教我們游泳了。

    班長帶著同學們跑向了操場的一角,看見自己種的青菜都快成了鐵樹,著急地拔了出來,拿到廁所里用水把青菜沖回了原形,然后高興地奔回去,種回了坑里。很快,這片地成為整個視線范圍里唯一有綠色的地方。大麥一直注視著從山上滾落的石頭,遺憾以后聞到鮮美血腥的時候,再沒有天籟的聲音助興。而絢麗的殘殺還沒有開始,唯一正常的人卻已經不知生死。

    (第一季)連載結束
3分钟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