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節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可能是我不夠敏感

    我們這個民族似乎特別容易被侮辱,經常能從新聞里看到別個國家的商店招牌或體恤或者哪部文藝作品涉嫌辱華了。前幾天看見一則新聞,某國的一個寵物店,招牌惡搞天安門廣場,我們國家的外交部立即與其交涉,商店就撤下了招牌。

    那可是很高的待遇,身為同樣的大國國民的我如果想自己開一個店,把白宮或者克里姆林宮惡搞了,我恐怕等一輩子都等不到美國和俄羅斯的外交部吧。

    我們人民是非常緊張的,經不起任何的非正面言論,包括玩笑,調侃,意見。面對這些,我們一概稱為辱華。所以,電影里辱華的特別多,記得碟中碟就涉嫌過辱華,據說因為有在陽臺上晾衣服的鏡頭。這件事情做成新聞,給人的感覺就是好像我們中國人從來都不在陽臺上晾衣服,那是印度人干的事硬套到中國人的頭上。不好意思,我辱印了。包括加勒比海盜和這次的尖峰時刻3,都涉嫌了辱華。每次有辱華鏡頭的電影,我都會選擇沒剪過的版本看,看完以后經常直納悶,哪里辱華了,倒是每次能看見不少美國人自己侮辱自己和中國功夫侮辱老外的鏡頭。而且現在的大電影中,越來越多的人知道,這是一個連玩笑都開不起的民族,除非贊美中國的東方明珠真好看以外別的最好都別提。就跟一小孩一樣,每次開個玩笑,那邊就哭鬧半天,大家還真的都怕了你。這和尊敬沒有任何關系。

    可能是我不夠敏感,身為一個中國人,緊張敏感和脆弱是必須具備的和其他民族區別開來的兩大品性,在這點上,我一直很缺乏,當有人對我說我的家鄉有這樣那樣不好的時候,我似乎從來沒生氣過,我只會告訴人家,你說的那些,哪些是真的,哪些是特例,哪些是全球都一樣的,順便還給人家補充一些。

    而當我說起別人的家鄉有什么問題的時候,別人的反應經常像我把他母親給怎么了一樣。比如我說你家鄉的人怎么老罵人啊,對方就會用一萬句臟話來罵我胡說八道。這點讓我一直不能理解——

    很多時候,我們出生在一個地方,居住在一個地方,不是因為熱愛,而是沒有辦法選擇,不小心生在這的。既然不是因為熱愛,那表現的那么急就是因為太緊張了,觸犯他的家鄉就感覺觸犯了他自己——雖然這些人私底下對自己的家鄉,自己的單位,自己的學校的抱怨比誰還多,但就是不能讓你一個外人給說了,雖然我的地盤我不作主,但你說了我的地盤就是罵我。你看那些人和你拼命的樣子,你就感覺到你仿佛觸到了他們的信仰。但如果我告訴他們,其實我是上帝,不好意思說了你們熱愛的家鄉幾句不好,我被你們用生命捍衛自己家鄉的行為感動了,我現在可以獎賞你們重新投一次胎,我估計那些人八成“嗖”一聲就生美國去了,剩下的全是正猶豫哪個歐洲國家比較好的。

    而且,這樣的邏輯是可以放大和縮小的,所以,當有一天,歐洲人說亞洲人不好的時候,別以為日本人和韓國人會很緊張,反應最大的就是我們中國人,再擴大一點,當外星人說我們地球人很蠢的時候,反應最大的還是中國人。而且屆時我們一定會很中國特色的組織幾十萬人在草原上組成六個字——我們不是傻逼,一方面向外星人示威,但最重要的一方面是同時申請基尼斯世界記錄。

    我們有那么多的辱華是因為我們太自卑了,看著我們似乎很威風,誰都別想侮辱我們,你國外一個小店都有外交部干涉,幾句招牌都能引起國內大規模討伐,幾部電影就能被我們電影局禁止引進,你以為人家會很尊敬我們,其實人家都笑我們傻逼呢。而且我們沒有立場,比如某個國家,只要贊美我們,你就是我們的兄弟,你這個國家,都是好樣的,如果“辱華”了,恨不能所有的導彈都對著你。而我們對“辱” 的底線是非常低的,非贊既辱。

    關上門,看看國內的論壇,說到日本人,就是小日本,說到韓國人,就是高麗棒子,說到印度人,就是啊三,我們國家的民論,商店招牌,新聞,涉嫌“辱韓”“辱美”“辱日”“辱印”的都不少,很多人被我們看為民族小英雄,而且似乎你可以常年辱著,從來不見其他國家的網友,新聞媒體,外交部來進行過交涉和討伐的。所以,我們的國民離大國國民還遠著,我們的國民,連“人民”的邊都還沒摸著呢。別以為那叫凝聚力,叫團結對外。人家美國人說一句,中國人民王八蛋,我相信我們中國人民真的能有一堆不慫的人迅速組成一支龐大的隊伍去打人家,但只要美國人安排幾個臥底,在這支大軍里說上幾句上海人民王八蛋,北京人民王八蛋,河南人民王八蛋,東北人民王八蛋,廣州人民王八蛋,估計這支隊伍還沒到美國,就已經全軍覆沒了。

    等哪天我們不成天哭著喊著別人辱華不辱華了,我們估計也不會內戰了。

    某教授做的學問

    又是一個吃抱了撐的教授專家——上海外國語大學黨委書記、上海市公共關系學會副會長吳友富。為了討好外國人,想把中國的圖騰——龍這形象改了,因為據說,DRAGON的英文意思是充滿攻擊性和霸氣的龐然大物。那么按照這位“專家”的意思,改成溫馴的沒有攻擊性的黃金獵犬是最合適不過。這樣多好,我們都是龍的傳人,這專家按照自己提出的意見,他可以率先稱自己為狗的傳人,看看有沒有人愿意和他一起。或者直接把他畫個肖像,中國形象就改成吳友富得了,在中國的做學問的專家和教授里他正是一典型。我們的有些教授專家就是這樣,他們沒有弄明白,除了理工科外,其他所謂的哲學啊社會公共關系學啊文學啊心理學啊這些“學”的搞學問就是一混飯吃并且讓你塌實安度余生不要給社會造成負擔既無功也不要有過的一個東西。舉凡這些學科,任何的課題和學術發現就是無價值的,有些人不甘心,非要整出動靜,往大了整,往危言聳聽了整,以造核武器的心態來做學問,下場就是鬧笑話。

    DRAGON的英文翻譯是充滿攻擊性的霸氣的龐然大物,這都不用改,在新中國前,中國歷代給人的形象就是這樣的。人家韓國是不愿意首都叫漢城,讓人感覺是中國的一個城市,硬是逼我們改成了首爾,而相反,我們的某些專家是多么的賤,為了讓外國人看的舒服點,連中國龍都想改。如果覺得DRAGON有異議,應該學韓國,告訴全世界,以后,看見類似動物,不能叫“DRAGON”,得叫“LONG”,還得帶聲標。最后,記者寫到:據悉,這個課題如果完成,所塑造的中國國家新的形象標志,很有可能將被國家有關部門采用。

    我想問,是哪個國家有關部門可以有權決定?幾個無聊教授畫些無聊畫,我們就不能管自己叫龍的傳人了(估計按照這些教授的想象力,我們八成得是熊貓的傳人,而且PANDA這個英文好啊,一不小心人家外國人還看成了PRADA)。得,中國的英文名是CHINA,叫瓷器,容易引起外國人的誤解,按照專家的話說,這也不好,索性這些教授連咱中國的國家名也改了。有關部門再采用一次。所以,我所最感興趣的不是中國的新標志是什么,而是究竟最后“哪個部門”敢采用了。我真想現在就發送短信SB到54385438,參加競猜。

    最后捎給上海外國語大學的教授和黨委書記吳友富一句話,先管好你們的女大學生吧。

    晨報訊中國形象標志將來可能不再是“龍”,由上海外國語大學黨委書記、上海市公共關系學會副會長吳友富教授領銜,重新建構和向世界展示中國國家形象品牌這一重要研究已正式被列入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課題立項。

    從古到今,龍一直作為中國形象的一個代表性標志而為中外所普遍認同。中國人也往往以自己是“龍的傳人”而平添了幾分自豪感。然而,“龍”的英文“Dragon”,在西方世界被認為是一種充滿霸氣和攻擊性的龐然大物。“龍”的形象往往讓對中國歷史和文化了解甚少的外國人由此片面而武斷地產生一些不符合實際的聯想。

    考慮到包括“龍”在內的一些中國形象標志往往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容易招致誤讀誤解或別有用心的歪曲,吳友富建議,中國國家形象品牌可以在空間上分塊,在時間上分段。在顧及歷史因素的同時,考慮當代的時代特色,考慮到中國各民族、各地區的不同文化特色與特征。此外,還要有所考慮到民族、宗教信仰和地域文化等因素。

    吳友富指出,西方世界對東方佛教和儒家文化是心存偏見的。而其實中國的儒釋道三家,追求的是修身養性,倡導的是以民為本,天人合一,充分體現出了人性。因此,在重塑和構建中國國家形象品牌時,應該非常重視和積極挖掘中國 傳統文化中的正面形象和積極元素,做到古為今用,推陳出新,重塑出能夠真正代表當今中國形象的標志物和載體。

    就中國國家形象品牌構建的實現途徑,吳友富表示,要通過大力宣傳、挖掘和闡釋類似“龍鳳呈祥”、《清明上河圖》這樣的中國歷史上的現實主義風俗畫卷,來形象化地表達出中國人民與生俱來的追求美好、祥和的理念與民族文化底蘊。

    據悉,這個課題如果完成,所塑造的中國國家新的形象標志,很有可能將被國家有關部門采用。(來源:新聞晨報宋杰通訊員繆迅)

    螞蟻上樹

    中國偉哥又搞出問題了,這是遲早的事情。在傳銷和非法集資中,我總覺得對受害者的同情其實是要和普通災難受害者的同情區分開的。兩者區別在于一個是活該,一個是該活。當然,在當今物價下,老百姓也的確太需要錢了。不過這是投資,是有風險的。在我們國家,連轉發短信都是有風險的,何況是養一些奇形怪狀的昆蟲呢。按理說這應該讓其自生自滅。但是如果任其發展,一朝崩潰,威力也相當于一個氫彈扔到了百萬人口的中大型城市。在這點上,其實我相當同情我們的政府,賺了,沒人會感謝政府,說因為你的調控無能法律不全金融不規我發了,謝謝你,給你一點錢,私款吃喝或者用之于民都隨你。虧了,恨不得誰都去圍政府要錢去,要求政府用其他公民納的稅解決自己虧了錢的問題。遼寧的這個難題就留給我們的有關部門了。我只發表一點其他的看法。

    首先,我不覺得螞蟻是很有用的藥物。當然,我們需要一種動物,好養活,而且方便專家們賦予它特殊的藥性。你說吃螞蟻能充饑我相信,能壯陽我還真的不信。以前有外電新聞相傳此保健品其實含有西地那非的成分。這我信。西地那非就等同于偉哥。所以,可憐了這些螞蟻,其實是陪葬的。按照現在流行的說法,螞蟻,你們就是炒作出來的。但螞蟻還是要養的,不養就沒理由來集資了。其實可以適當的考慮白蟻,因為我在電視里老看見某地白蟻成災,索性來個白蟻保腎一說,還可以順帶做點公益。

    其次,繼葛優的遭遇以后,趙本山也灘上了。趙本山在廣告里演的是一個從不舉到舉的形象,但在現實里卻是個從幸到不幸的轉變。這兩個明星都算是老百姓喜歡的口碑很好的明星,從葛優退了億霖的代言費五百萬的先例來看,說不好趙本山也要退錢。趙本山要退的話,退多少呢?但從另外一方面,說明像這樣的強烈需要博取老百姓信任公司,在選擇形象代言人方面,還是做了深入的調查的,也是頗有成效的和眼光的。相比之下,選擇黃曉明做代言的奔馳汽車還要好好學習學習。

    所以,這次事件的最大看點和意義在于,如果趙本山也退錢,經過這場成本達數百億人民幣的史上制作費最高之曲線大PK,我們終于可以知道這兩位中國最一線的男明星究竟誰的身價高一點。
3分钟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