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 代跋:寫作三種,神凡兩忘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神不保佑你,因為神就是你所理解的你自己。

    寫作三種:說服你,拉攏他,剖析我。

    最早的我一直在第一種,后來發現容易背叛自己。于是我到了第二種,又發現容易迎合大眾。我一直在去往第三種,路上有反復,有躊躇,有代價,有痛苦,但那才是一個真正的寫作者要去的地方。否則你只是一個飯局作家,一個去了香港買了本地攤雜志就假裝知道中國政治內幕的碎嘴文人。

    他們不是我的兒子,我沒有教育的義務;他們不是我的車子,我沒有修理的必要。

    關于體制和其他,關于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無需多說。如果先有了雞,那就讓雞生下蛋;如果先有了蛋,就讓蛋孵出雞。

    拉力賽的時候我就想明白了,除了那幾個特地早起來看你比賽的至親至友,滿山遍野的人都是看熱鬧的,其中很多是來看翻車的。

    生活亦如是,冷暖幾人知。

    我曾經說,世間無神,我從沒在神壇,凡人樂趣多。當時一來真心這么想,二來提防人捧和摔,如今想多一些,覺得自己看得膚淺。因為我就是神。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神,愛你者的神,你所支配的世界里的神。行善不作惡,創造不伐異,即為神。那些享有絕對權力而作惡者,是妖是魔,不是神。被神化者更非神。

    用各種借口砸神者,往往要塑魔。

    神不保佑你,因為神就是你所理解的你自己。

    諸神再會,萬惡莫作。

    【完】
3分钟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