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第二天,可以升上天花板的那一張床送到周文堂的家里。

    第四天晚上,程雪明與周文堂睡在那張床上,床一直升到天花板上,下降;又再升高,又下降。

    “不要再玩了!”程雪明捉著周文堂那只開動升降掣的手,大聲地笑。

    周文堂抱著赤裸的程雪明,問她:“你覺得我的表現怎樣?”

    “你對自己沒有信心嗎?”程雪明反問他。

    “當然不是。”

    “那為什么要問?”程雪明的手指在周文堂的胸前來回,“你抱著我的時候,象個小孩子。”

    第二天早上,他們同時醒來,同時走下床。

    “不用找我,我會找你的。”他們不約而同地說。

    “你真的會找我嗎?”程雪明忍不住大笑。

    她走了以后,周文堂真的想念她,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象程雪明給他的感覺那樣。

    程雪明睡在家私店的吊床上,想象著周文堂在旁邊唱歌哄她睡,她竟然想念他。她想打電話給他,但這不是她的作風。周文堂雖然可愛,但始終不是個正經男人,他今天晚上可能已經跟另一個女人睡在那張床上。

    周文堂獨個兒睡在床上,一個星期了,他竟然沒有帶女人回來,他突然對其他女人提不起興趣。他從床上起來,開車到程雪明的家私店,這么晚了,店里應該沒有人,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來。

    程雪明竟然從家私店里走出來,兩個人相視而笑。

    “去吃點東西好嗎?”周文堂問她。

    周文堂跟程雪明開車到淺水灣茶座。

    “很久沒有來過淺水灣了。”程雪明說。

    “為什么?”

    “很久沒有談情了。”

    “我也是。”周文堂說。

    “你害怕長期關系嗎?”程雪明問他。

    “聽起來挺可怕。”

    “到五十歲或者有需要。”程雪明說。

    他們坐在沙灘上,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周文堂從來沒試過,跟一個和他上過床的女人談到那么多關于自己的事。

    一直坐到第二天早上,程雪明睡在他的肩膊上,周文堂驚訝自己昨天晚上竟然沒有和程雪明做愛。他去家私店找她時,本來是想跟她做愛的。

    “走吧!”周文堂喚醒她。

    周文堂開車送程雪明回家,他一邊開車一邊握著她的手。車子到了程雪明的家,程雪明下車。

    “再見。”程雪明跟他說。

    “我們一起好嗎?”周文堂走下車跟她說。他還是頭一次跟一個女人說這句話。

    “我們是同類,都不可能對一個人忠心。”程雪明說。

    “我可以的。”周文堂說。

    “三個月吧,如果三個月內,你能夠不跟其他女人上床,我也能夠不跟其他男人上床,我們便可以一起。”程雪明說。

    “好。”周文堂說,“這三個月內我可以見你嗎?”

    “當然不可以。”

    “好,一言為定。”

    周文堂把這個協定告訴李云志。

    “我打賭你捱不過三天。”李云志說。

    “你這一次是認真的嗎?”李云志問程雪明。

    “他捱得過三個月才說吧。”程雪明說。

    周文堂也不認為自己可以捱得住,他只是認為自己即使跟其他女人上床,也可以隱瞞程雪明。然而,一個月過去了,他竟然清心寡欲。

    兩個月過去了,他守身如玉。

    還有七天便是三個月期屆滿,這一天,李云志和一群朋友有心引誘他,藉口其中一人心情不好,要周文堂出來的士高喝酒。在的士高里,他遇到羅安妮。羅安妮很高傲,以前他們常常在的士高碰頭,羅安妮總是對他不瞅不睬,周文堂曾經發誓終有一天要把她弄到手。羅安妮今天晚上竟然主動跟周文堂搭訕,還邀請他跳舞。

    羅安妮的身體貼著他,她的下體剛好緊貼著他的下體。他是禁欲了三個月的男人,再下去就受不住了。

    “到你家還是到我家?”羅安妮問他。

    “到我家吧!”周文堂理不了那么多。

    周文堂拉著羅安妮離開的士高,飛車回到家里。羅安妮進門之后,脫去周文堂的外衣。

    “你的床為什么在天花板上?”羅安妮看到那張升上了天花板的床,很是奇怪。

    是周文堂今天早上把床升上去的。

    周文堂穿回衣服:“對不起,今天晚上我不行。”

    “什么不行?你又不是有月經。”羅安妮說。

    “對不起,我真的不行,我不想對不起我女朋友。”

    羅安妮失笑:“恭喜你,你找到真愛了。”

    “謝謝你。”周文堂說,“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要去找一個男人。”羅安妮關上門離開。

    周文堂想不到他竟然可以拒絕羅安妮。他不想讓另一個女人睡在這張程雪明睡過的床上。他真心愿意為一個女人忠誠,這種感情原來是很高尚的。

    “周文堂這一次是認真的,他臨崖勒馬的事成為笑柄。”李云志告訴程雪明。

    這三個月,程雪明也沒有跟別的男人上床,她真心愿意為一個男人忠誠。

    還有兩小時便三個月期屆滿,周文堂實在等不到半夜兩點鐘,他開車去找程雪明。他本來想去她云地利道的家找她,卻發現家私店二樓有燈光,程雪明正在跟一個男人接吻。周文堂拾起地上一管電芯,擲向家私店二樓的玻璃窗。程雪明看到他。

    周文堂飛車回家,把那張床砸爛。他覺得自己很傻,她是一個賣床的女人,床上的歡愉何必帶到床下?何必用承諾捆綁自己?忠心的人和守財奴有什么分別?人生有三分一時間睡在床上,難道那三分一的時間都是獨睡的嗎?當然不是。

    程雪明在三個月期限屆滿的最后一天,跟這個來買床的男人搭上。在此之前,她是遵守承諾的,但是越近期限,她越害怕。李云志告訴她周文堂這一次是認真的,她更害怕。她無法相信自己可以對一個男人忠誠,她不是這種女人,她害怕長期關系,更害怕被一個男人深深愛著,她過去的一筆風流帳使她無法重新開始。

    用情太傷心,她不想受這種煎熬,她不過是一個賣床的女子,床是一個最糜爛的地方,從床上開始的關系,何必太認真?
3分钟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