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到了三藩市機場,我打電話給高致云,他來機場接我。

    我看到高致云,撲在他懷里,告訴他:“我跟他分手了。”

    他替我把行李搬上車。

    “是不是去你家?”我問他。

    “你沒有訂酒店嗎?”他問我。

    “酒店?”我沒想到他叫我住酒店。

    “沒有。”我說。

    “我替你在市中心找一間。”

    在車上,我沒有再跟他說話。

    他帶我到市中心一間酒店。

    “你不打算請我回家嗎?”我問他。

    “我家里不太方便,我女朋友跟我一起住。”他說。

    女朋友?我想也沒想過。

    “我們感情很好。”

    我怒不可遏:“那你為什么——”

    “為什么回香港找你?”他問我,“你以前拒絕過我,你記得你怎樣拒絕我嗎?你說你永遠不會喜歡我,我就想試試你是不是永遠不會喜歡我。”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質問他。

    “你以前看不起我,現在我也看不起你。”他冷笑。

    我狠狠地摑了他一巴掌。

    “我只是想證實一下而已。”他笑著說。

    “你說你沒有忘記我都是假的。”

    “我沒想過你會那么認真。我的確患過厭食癥,你把我害得很苦,你也該嘗嘗這種苦。”他說。

    我中了他的計,他只是回來向我當天的高傲報復。

    我羞愧得無地自容,我還跟他上過兩次床!我抱著行李奔上計程車,回到機場。

    在機場等了兩天兩夜,終于有機位回香港。

    本來我是想回來找亮明的,當我再踏在香港的土地上,我突然失去了勇氣,我有什么顏臉找亮明?難道我要告訴他我上了別人的當,求他再接納我嗎?

    我的電話錄音機沒有留言,亮明沒有找過我。

    馮彬告訴我亮明不會原諒我。

    我看著他送給我的鬧鐘,為什么鬧鐘沒有把我吵醒?

    我回到醫院里,那個患厭食癥的女孩康復出院了。

    聽說亮明拍拖了。我在抽屜里拿出第一次約會時他送給我的心型胸針,胸針好象越來越黯淡了。

    今夜,過了十二時,我一個人走在彌敦道上,落魄的畫家不見了,賣胸針的小販改賣冒牌皮包。

    “小姐,要買愛情嗎?”一把聲音問我。

    我回頭,看到一個小販站在燈火闌珊的街角問我,他面前沒有貨物,只有他自己的一張笑臉。

    我繼續向前走,再回頭時,已不見了他。

    是不是真的有賣愛情的小販?賣愛情的同時,我想買回我的尊嚴。
3分钟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