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記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今年初的一個夜晚,我腦海里浮現了《情人無淚》這個小說的腹稿。那時候,只是想寫一個盲眼女孩和一個深情男孩的故事。原意是把它放在《ChannelA》第五集里作為一個短篇。往后,想到的情節愈來愈多,一個短篇根本容不下,于是開始考慮把它化作一個長篇故事。

    除了書中女主角逐漸失去視力之外,現在的故事,跟那個晚上閃過我腦海的故事,全然

    不一樣。

    為女主角的病做過一些資料搜集,請教了一位眼科教授。最后,我選擇了“視覺神經發炎”這個病,因為它會在年輕人身上發生。病人的視力萎縮,可能在幾年之間完全失明。也可能“幸運地”保持現狀。

    但是,我始終希望能夠跟一位失明或是漸漸失去視力的女孩子談談,了解一下她的生活。出版社幫我找到了一位患上黃斑性病變,七、八歲時就失去大半視力的女大學生。我和這個女孩子聊了一通電話。她為人爽快,聲音開朗,而且很了不起地完成了大學,并準備今年往外國升學。放大器這種視障人士的輔助工具,我是從她那里知道的。

    她毫不介意談到自己的病。我們聊到愛情,她羞怯地說,她不想成為別人的負累。她不是我的讀者,學校里要讀的書,已經把她的眼睛累壞了,根本不可能再讀課外書。我希望有一天,會有一個人為她讀書。讀我的小說也好.別人的也好。讀書的時光是幸福的。

    搜集了這些資料,便要開始我自己的故事了。我習慣了不到死線也寫不出稿來。每年七月香港書展之前的兩、三個月,往往才是我動筆的日子。這個故事,一直給我耽擱著,當我終于動筆的時候。身邊卻發生了一連串的事。可以說,這是我生命中最動蕩的一段日子。我沒料到,香港的時局也同樣動蕩。

    我的壓力大得難以形容,要處理的家事也一言難盡,而寫作偏偏又是最需要集中精神的。在疲倦和心情沉重的日子,我告訴自己,要是我能克服這個困難,以后也就可以面對更大的困難。

    書的名字喚作《情人無淚》,這段日子,我卻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淚。我不得不去面對老、病、死,生命由盛放到凋零的現實。我也不得不去面對交稿的限期。原來,我也是在和時間賽跑。

    我得感謝我身邊的親人、朋友和同事幫我處理了許多繁瑣的事情,讓我可以埋頭寫作。寫作的人也許都是瘋子,痛苦和劫難反而成了創作的養分。和時間的這場賽跑,我終于在限期前沖刺。不過,覺得自己一下子蒼老了三年就是了。那么,到底是誰贏了?是我還是光陰?

    故事寫完了,我覺得我好像是認識徐宏志和蘇明慧的。我同情他們,我也向往這樣的愛情。然而,就像小說的結局,紛紜世事,人們適逢其會,卻又難免一場告別。

    張小嫻

    二○○三年七月二十一日

    于香港家中
3分钟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