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節

[ 上一章 ]  [回目錄]  [ 下一章 ]
    死了的心卻不會復活。

    我不在乎我放棄了些什么來跟你一起,我從來沒有后悔,但是我在乎我在你心中的位置。

    我已經山窮水盡,再無余力去愛你。

    以后,每一個月圓的晚上,我仍然會懷念你的溫柔,你輕輕的鼻息,你在恩戴米恩的月光下溫暖而鮮活的身體。

    我只是無法再站在你面前。

    愛情本來不復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不是我愛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嗎、對不起。

    云生:

    這是我留在法蘭克福的最后一夜,明天早上我就要離開。

    窗外明月皎潔,香港的月亮也應該是一樣吧?我在床上輾轉,無法睡得著,你三年前給了我兩顆安眠藥,現在還剩下一顆,我不敢吃,我怕吃了之后又再作夢,作一個荷包里的單人床那樣的夢,醒來以后,獨自惆悵。

    在表演廳外面和你分手之后,我把蒲飛路的房子退了,搬回去布藝店的閣樓,從此,我再不會知道你什么時候回家,我再不會那樣依戀你家里的燈光。

    我把恩戴米恩的月光掛在閣樓上。

    月光流瀉,光陰流逝,我用盡一切方法忘記你。

    可是,每當看到街上有響著警號的救護車,我便不期然想到這輛救護車正在運送一名病人到你手上,因此,我會多看兩眼。

    有一次,我在過馬路時給一輛私家車撞倒,小腿受了輕傷,警察來到,安慰我說,救護車快來了。我想起他們可能會把我送去急診室,于是慌忙負傷逃跑,那個警察在后面高聲叫我不要跑,他們一定以為我是個瘋子。

    一天晚上,我在街上碰到徐銘石以前的女朋友周清容,她正在勸告那些在街上留連的少女回家,差點誤會我是其中一個不回家的少女。

    她看到是我,有點愕然。

    很久沒見了。我說。

    我們在便利店買了咖啡,坐在路邊聊天。

    徐銘石好嗎?

    她看來仍然很想念他。

    他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

    是嗎?她淡淡的說。

    我從沒想過你們會分手,那時候,你們看來是那么要好。

    但是他喜歡的人不是我。

    我愣住。

    自從認識了你以后,他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愛我了。

    怎么會呢?我顫聲說。

    終于有一天,我按捺不住問他是不是愛上了你,他什么也沒說,只是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真的不知道。我內疚地說。

    也許我根本不應該問他。我沒法原諒他跟我說對不起,這三個字包含了太多。

    我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棗千萬別說對不起棗周清容苦笑。

    怪不得徐銘石一直不肯告訴我他和周清容分手的原因。

    我曾經說過我沒資格單戀,是的,和他比較,我真的沒資格單戀。他不需要擁有、不需要回報,可是,我卻需要。

    我到家俱店找徐銘石,他正獨個兒吃力地搬動一張餐桌。

    職員都出去吃飯了。他笑說。

    我來幫你。

    謝謝你。

    我昨天碰到周清容。

    她好嗎?

    你說的那句話就是對不起?

    他尷尬地望著我。

    我從沒想過就是對不起這三個字。我說。

    愛情本來并不復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不是我愛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嗎、對不起。

    還有三個字你忘了。

    哪三個字?

    你很傻。

    哦,是的。他苦笑。

    還有三個字棗謝謝你。我由衷地對他說。

    這三個字,聽起來很蒼涼。他搖頭苦笑。

    除了感謝,我還可以做些什么呢?

    愛上一個沒法愛你的人,本來就很蒼涼。

    離開法蘭克福的那個早上,我把你送給我的星星留在法蘭克福的天空,星星是應該屬于天空的。

    回到香港的第二天,我去找阿萬,要他替我把長發剪短。

    不是說過要把頭發留長的嗎?才三年,又要剪短?他一邊剪一邊說。

    從前,每一天都渴望頭發快點生長,為的是你喜歡過一個長發的女子,但是,未待我的頭發留長,你已經走了。現在,我的頭發已經留到背脊,但是又有什么意義呢?所以我把它變走。

    今天的溫度很低,好像是忽然冷起來的。剪了頭發的我,走在街上,覺得脖子很冷,我把頭縮進衣領里面。在法蘭克福染上的感冒,到現在還沒有好過來。

    幸好,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圓,人生,好像還有點希望。

    惠絢要結婚了,當然是嫁給康兆亮,她終于成為最后勝利者。

    如果嫁給一個男人是最后勝利,她勝利了。

    我答應送一部洗衣機給她做結婚禮物。

    來到百貨公司的電器部,那里人頭洶涌,很多人趕著買電暖爐。

    我們不也是在買電暖爐的寒夜相遇嗎?

    忽然之間,我在人叢中看到抱著一座電暖爐的你,你手上依然戴著我送給你的月相表。

    你穿著毛衣和呢絨外套,一如往日,早上剃掉的胡子,晚上又長出來了,頭發依然憤怒,只是,這一次,患上重感冒的是我。

    感冒,本來就是很傷感的病,寂寞的人,感冒會拖得特別長,因為他自己也不想痊愈。

    你好嗎?你溫柔地問我。

    是的,徐銘石說得對,愛情并不復雜,兜兜轉轉,流過不少眼淚,重逢的一刻,也不過是你好嗎?這三個字。

    為什么跟三年前一樣,剛把長發剪掉就碰上你,這是純粹的巧合,還是命中注定你永遠不會看到我長發的樣子?你好嗎?我問你。

    你點頭,問我:你也想要嗎?這是最后一座了,讓給你。

    不,我三年前已經買了一座。

    哦,是的,我記得。

    我來買洗衣機。

    哦。

    你近來好嗎?你又再問我。

    我現在很幸福。我微笑。

    哦。你微笑。

    再見。我早已說過,我不能再站在你面前。

    再見。你抱著電暖爐離開。

    我不是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們在路上重逢,而我告訴你我現在很幸福,我一定是偽裝的,如果只能夠跟你重逢,而不是共同生活,那怎么會幸福呢?告訴你我很幸福,只是不想讓你知道其實我很傷心。

    我從停車場開車出來,看到你站在街上等計程車。

    寒風刺骨,我怎忍心讓你站在那兒?

    我把車停在你面前,問你:我送你一程好嗎?如果你不介意我會把感冒傳染給你。

    謝謝你。

    你把電暖爐扛上車,坐在我身旁。

    我又聽到了你那輕輕地鼻息。

    是新買的嗎?你問我。

    是去年買的。

    這輛車有一扇天窗,抬頭可以看到月光,因為這個緣故,我才會買。

    今夜,明月高懸。

    月亮又復活了。你說。

    本來,我想說:

    可是死了的愛情不會復生。

    本來,我想說:

    我一直沒有忘記你。

    但是,我只能夠輕輕的說:

    是的,月亮復活了。死了的月亮,總能夠復活。

    我看到了那些信。你說,孫米白移民,把那頭大花貓留給我,你知道,牠老是喜歡抓東西,牠抓開了那些抱枕棗我無法再控制我的淚水。

    早知道我剛才就不應該跟你說我現在很幸福,你一定知道我是偽裝的。

    你住在哪里?我問你。

    還是西環最后的一間屋,你知道怎樣走嗎?

    我從來沒有忘記棗我說。

    云生,我從來沒有忘記去你家的路,我從來沒有忘記那一段距離,正如我從來沒有忘記你的溫柔、你輕輕的鼻息、你在恩戴米恩的月光下,溫暖而鮮活的身體。

    你要不要吃藥?我家里有藥。你溫柔地問我。

    我從皮包里掏出你三年前給我的藥,告訴你:你給我的藥,我還沒有吃完。

    那么你的健康一定很好。

    不,我只是舍不得把你給我的藥吃完,那是我吃一輩子的藥。

    你有沒有試過用藥來送酒?你微笑問我。

    試過了,不堪回味。

    哦。你流露失望的神情。

    也許,也許我會再試一次。我微笑回答你。

    云生,也許我會再試一次的,只要你讓我相信,光陰流逝,卻拉近了我們的距離,而你,不再離我很遠。

    ──全書完──
3分钟免费观看视频